<noframes id="ptthf">

<strike id="ptthf"></strike>

<sub id="ptthf"><span id="ptthf"></span></sub>

      安徽歷史名人|歷史名人:千年一嘆讀韓愈

      更新時間:2021-08-13 來源:隨筆 點擊:

      【www.picload.cn--隨筆】

        中國民俗諺語中說:山不在高,有仙則靈;水不在深,有泉則秀。這兒的山上無仙,江中亦無流泉戲水,但是地處潮州境內的韓山、韓江,卻名貫廣東大地,成為大海之濱一道奇異的人文風景。只因唐代文人韓愈被貶官離開長安后,曾在這兒當了不足一年時間的地方小官。他似乎比“仙”和“泉”更具有震撼和感召力量,使原本為他姓的山和水,后人將其統統改為韓姓:山易名為韓山,水易名為韓江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縱觀古代文人,被貶官者多多,凡是直抒其心意的文人,大都留下仕途失意被貶官和流放的歷史。但不同的是,他們在人生低谷中的行跡,卻有著千差萬別。這些文人雅士,大烏紗帽一旦變成小烏紗帽,多表現得心灰意冷,在自舔傷口中,寫出些悲憫自憐的詩歌。而韓愈與眾不同,盡管他在被貶官的路上,也曾寫下“好收吾骨瘴江邊”的自憐章;但到了潮州赴任之后,卻將自身傷痛閑置一邊,把庶民百姓冷暖放在了至高無上的位置。

        筆者沿韓江而行時,江邊有一座古亭映入眼簾。停車仔細觀看,見亭內有一石碑,碑下壓著一條鱷魚石雕。當地友人為我解疑說,這是后人為紀念韓愈帶領當地百姓的驅鱷之舉,而建立起的功德碑。韓愈初到潮州上任之日,正是潮汕江河鰐魚成災之時,當時此地的黎民百姓,因為繼承了遠古的迷信傳說,認知鱷魚為水中之神靈;每到鱷魚成災時,都向江里投下屠殺了的牛羊豬狗等生靈,以求平安。韓愈一向尊重孔孟正統儒理之道,反對神鬼的玄學之說,便不顧疲勞地日夜游說于江水之邊,宣揚除鱷才是自我拯救之良策。

        潮州自古為客家族人之領地,其族人把信奉神靈視為靈魂之全部,因而驅鱷之舉步履維艱。但生性執著的韓愈,一直不改初衷,在其不懈的努力之下,終于獲得了善果,不僅將為害一方的鱷魚驅之于海,讓潮州百姓從“江神”的精神奴役中解放出來;還以驅鱷為興修水利機遇,打開引水澆灌之門,給封閉的沿江大地,帶來五谷豐登的年華。因而,后人一直垂念其德政,在江邊立起這個臨江亭和亭內的功德碑。其影響之大穿越了時空,直到明朝嘉靖年間(1537年),禮部右諫沈伯咸,還特意在韓山寫下了“功不在禹下”的碑文,以示對貶官到潮州后韓愈德政的崇敬。此為韓愈在粵東的肖像之一。

        盡管大唐時期,還屬于帝王世襲的封建社會,但在唐律中已有不許“納良為奴”的律條。但當時的粵東嶺南,處于大唐版圖上相對封閉落后的地區,韓愈貶官到此地時,該地盛行販賣人口之惡習,地方志中留有“其荒阻處,父子相縛為奴”的記載。用白話文解析,就是在饑荒之地,有錢人家能收貧窮人的全家為奴。韓愈到了潮州之后,以大刀闊斧之氣勢,更改這地區的千古陋習。此舉比驅鱷更為艱難,韓愈為此付出了更為艱辛的努力。韓愈早有銘言喻世:“業精于勤荒于嬉?!彼褪怯眠@種不知疲憊的執著精神,而完成他解放奴隸的壯舉的。據地方史料記載,韓愈此舉開花結果后,曾有貧苦奴民稱他為粵東嶺南的“韓青天”。這是韓愈被貶官到潮州后的肖像之二。

        后人為了紀念他為文為人之德,在韓山綠色環抱中,為他修建了雄偉的紀念祠堂。沿山而上的回廊兩側,皆為唐代之后官人和文人對他的評說。我統計了一下,總共四十塊碑文,碑文以各種書體刻下對這位“百代文宗”的盛譽。至于潮州的本土人士,更是以韓愈曾在此地駐足為榮。與我一同登山朝圣的當地文聯友人對我說:“千古中的文人至圣,從長安被貶到我們這兒來,成了我們這方水土至高無上的榮譽?!蔽艺f:“愿華夏大地的文人,能有韓文公敢言、敢行的精神風骨;愿那些文官們,都能以韓愈為鏡,照一照自己的形神!”

      本文來源:http://www.picload.cn/suibi/121646/

      為您推薦